18岁时,哈比布尔·谢赫从学校辍学,坐着火车离开了他在西孟加拉邦的家,来到千里之外的古吉拉特邦,希望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他在繁华的工业城镇莫尔比的一家金匠铺找到了工作,赚的钱只够和其他打工者合租。他节衣缩食,把大部分工资寄回老家。

今年10月30日是个星期日,为了从工作中透口气,谢赫和朋友们来到当地一座拉索桥上。这座有143年历史的老桥在古吉拉特语中被称为“秋千桥”,刚刚经历过一次维修。

当天晚上,这座拉索桥轰然坍塌,数百人坠入河中,134人遇难,谢赫就是其中之一。死者中还包括数十名儿童。

据印度《印度时报》报道,政府迅速宣布了对遇难者家属进行现金补偿,但对很多处境艰难的家庭而言,这笔钱犹如杯水车薪。

“我们的梦破灭了。”谢赫的父亲马希布尔对《印度时报》说,“儿子是我们唯一的希望。”

惨剧发生后,人们追问:在今年3月赢得政府合同、负责维修和运营这座桥的,为何会是当地的钟表和家用电子产品制造商阿扬塔制造公司?

10月31日,阿扬塔制造公司的2名经理和7名员工被捕,原因是涉嫌过失致人死亡。警方称,该公司在当局批准之前就重新开放了这座拉索桥,是“不负责任和粗心大意的举动”。

印度《印度快报》称,阿扬塔公司没有回应警方的指控。此前,这座桥经历了7个月的维修,重新开放后仅仅过了4天,惨剧就发生了。阿扬塔没有解释,出事时桥上为何如此拥挤。

当地政府此前规定,每次上桥人数不得超过20人。当钢索断裂时,这座约230米长的拉索桥上至少有300人。

美国《》报道称,这座桥于10月底重新开放时,阿扬塔公司董事长帕特尔举行了盛大的活动纪念这一时刻。他在开放典礼后告诉媒体记者,该公司将引入售票制度,以避免桥上过度拥挤。他强调,此举不是为了赚钱,所以票价相当低廉,顶多20美分。

“要是人们负责任地行事,这项翻新工程本来能使大桥延寿15年。”事故发生后,帕特尔对《印度快报》等媒体说。

莫尔比政府高级官员桑迪普辛赫·萨拉对印度新德里电视台(NDTV)表示,阿扬塔公司没有提前将这座桥的重开计划告知政府,因此政府没有进行安全审计。

住在拉索桥附近的居民说,开放典礼如此盛大,当地官员竟然不知情,这令人难以置信。

“他们在撒谎。”当地居民卡米拉·本告诉NDTV,“所有的政府人员都知道。”

《》称,这场惨剧很快被政治化。印度普通人党指责称,在当地执政的印度人民党与桥梁运营商进行了腐败的交易。这两个党正在古吉拉特邦地方选举中展开竞争。印度人民党一名邦官员表示,该党与这一桥梁合同无关。

印度政治分析人士阿拉蒂·杰拉斯表示,这一事件影响有限:“距离选举还有一个多月,公众的注意力很快就会转移到其他事情上。”

古吉拉特邦是印度总理莫迪的家乡。莫迪从繁忙的竞选日程中抽身,去莫尔比的一家医院看望正在接受治疗的幸存者。《》称,一些家属抱怨,这家公立医院忙于为莫迪的来访做准备,无暇帮他们确定亲人的安危。

维诺德·达帕特告诉当地一家电视台,为了寻找在桥上失踪的亲人,他在医院大厅里苦苦等待消息。“没人搭理我们。医院正忙着为迎接总理而粉刷墙壁……这就是我们国家的现状。”

商人普拉尚·阿姆鲁蒂奥亚在这家医院的太平间里找到了亲人——他的叔叔、婶婶,他们的两个女儿,以及其他8名亲人。12具尸体上盖着白色裹尸布,排成一排。

过去10年间,致命的基础设施事故在印度不时发生,以至于人们总结出了一个模式:死者被简化为数字,人们对腐败或偏袒提出质疑,公司和承包商受到指责,案件被拖延多年,政府官员去危就安。

“印度近年来经常发生这样的灾难,几乎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。”新德里规划与建筑学院教授塞瓦·拉姆对NDTV指出,“除非确定责任并惩罚罪犯,否则我们将看到类似的灾难不断重演。”

《印度时报》称,目前还不清楚是过度拥挤、维修不当还是其他因素导致了拉索桥坍塌,但目击者称,惨剧发生前不久,有几十个年轻人在摇晃拉索桥的钢缆。

在惨剧中幸存的马德维·萨利赫对《印度时报》说,她和弟弟、弟媳当时正在桥上拍照,拉索桥坍塌时震耳欲聋……萨利赫抓住了一根悬空的缆绳,用它把自己拉到河边。当她意识到弟弟和弟媳下落不明时,她拉着缆绳回到河中搜寻。

“这不是一场意外,而是对无辜民众的谋杀。”她说,“应该有人为这些杀戮付出代价。”

11月2日上午,德维什·梅塔坐在河岸边,看着不远处的警察清理桥下的残骸。他们在为莫迪的到访做准备。

65岁的梅塔对NDTV说,这些年,他经常看到有年轻人晃动拉索桥的钢缆,钢缆不时发出“声”。

“因为我们的愚蠢,我们毁掉了莫尔比一座非凡的纪念碑。”他说,“现在它消失了,这个地方的灵魂也随之逝去。”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