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今世界指挥乐坛炙手可热的顶级指挥家——克里斯蒂安·蒂勒曼,与有着古典乐团中“活化石”美誉的重量级德国乐团——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于10月30日晚首登上海大剧院的舞台。上半场瓦格纳的《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》前奏曲与爱之死,虽只有短短20分钟的容量,可乐音中波浪般席卷而来的沉重情感拍击着人们的心灵,而下半场布鲁克纳《第七交响曲》则以更具层次感的细腻演绎让观众为之沉醉。精彩演出使台下掌声喝彩声炸雷般响彻全场。值得一提的是,昨晚在南京东路世纪广场上,亦有六百余名观众冒雨在广场大屏幕前欣赏这场精彩绝伦的音乐会。

尽管此前德累斯顿曾四次造访上海,可昨晚的演出却因德国指挥明星蒂勒曼的新近加盟而分外特别。蒂勒曼是自今年9月上任乐团首席指挥的,这次是炙手可热的新首席和乐团合作后首度在中国亮相,演出票早早售罄而现场毫无意外的高朋满座,人们整装静待演出的开始,笑容中有着一份压抑的兴奋。

上半场的曲目是瓦格纳的《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》前奏曲与爱之死。蒂勒曼带着德国人特有恭敬和礼貌向观众微微欠身,便登上了指挥台。乐音从容而有节制缓缓流出,在指挥和乐团的配合下,清晰抒情的弦乐与悠长而低垂的管乐交织在一起,缓缓铺陈出压抑却流动的底色,随着时间推移,一浪接一浪的情感汹涌而来,并在“爱之死”中喷薄而出。

中场休息时,乐评人李严欢盛赞了上半场的演出,称在蒂勒曼的下,本以堪称顶级的德累斯顿管弦乐团有了更为精妙的演绎。“就如同我们上海人爱穿的毛呢料子,蒂勒曼指挥下的德累斯顿的演奏,让人感受到那种毛呢料子般的温暖触感,高贵典雅却没有距离感,柔软而又舒适。”

下半场布鲁克纳《第七交响曲》有着“英雄”之称,却与贝多芬的“英雄”交响曲的气质截然不同。《第七交响曲》被认为是布鲁克纳最为美丽的作品。克里斯蒂安·蒂勒曼此前指挥慕尼黑爱乐乐团录制出版该曲,音色精致,风格庄严而细腻,层次感强烈,被视为留下了又一经典版本。当晚的演出现场亦是好评如潮。

10月30日晚,南京路世纪广场上又一次响起了来自世界顶级交响乐团的美妙乐曲。这也是继去年艺术节首次在广场同步直播西蒙·拉特尔爵士领衔的柏林爱乐乐团音乐会获得巨大反响后,再度携手上海大剧院,上海广播电视台艺术人文频道以及黄浦区文化局“零时差”地广场直播德累斯顿管弦乐团音乐会。

虽不及柏林爱乐,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的中国知名度也不容小觑,昨晚世纪广场早早就有人群排队等候领票,尽管是深秋骤寒的天气,依然有不少乐迷自四面八方涌来,广场上的阴雨连绵寒风瑟瑟也没能阻挡他们内心对古典乐的热爱。退休数年的老会计吴先生读中学时就爱听交响乐,早上看到新闻晚上便匆匆赶到现场,没能领到入场券就在近栏杆处找了个视野不错的好位置,吴先生说明年一定要关注新闻早点来领票。

场内最后排有一对蜷缩着的母子也让人感觉分外温暖,男孩在母亲身边显得分外安静,王小姐告诉记者,这是第一次带孩子来广场听音乐会。“孩子才六岁,虽然也很想带他感受古典音乐的魅力,但总担心带他去剧场会叨扰了周围的观众。孩子现在在学钢琴,我总想找机会让他能聆听一流乐团的现场演奏,我觉得交响乐能让孩子听到自然的声音。”

快散场时记者遇到了坚守着等待蒂勒曼的李阿姨,她去年曾在东艺听过德累斯顿的演出,考虑到剧场的票对工薪阶层的她来说还是稍显昂贵,因此特地从浦东赶来听广场直播:“音响效果比我想象的要好,和剧场嘛是不能比,但是免费的,对普通老百姓来说还是很实惠的。”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